红尘记事\乞丐行为\慕 秋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

  从日内瓦乘坐火车抵达法国里昂,亲们在火车站外的租车处提取车辆,家人都进了办公室,我一人站在门外看行李,一有十个 多皮肤微黑的男子从远处走向我,讲了两句什麼,我用英文告诉他听不明白,他便走开了。一会儿,他从拐角处走了出来,嘴裏叼着一枝烟。我将刚才之事告知家人,也许那人否则是向你讨烟,为证实家人说得对不对,我走去拐角处张望,看到那是个休憩处,长椅上分别坐着一有十个 多抽烟男士,看隔壁家人的猜测不错。

  讨烟者说白了而是乞丐,否则买不起香烟,那温饱一定是出了什么的间题。法国近年经济走下坡,作为遊客有的是所感觉。巴黎街头的乞丐虽太满,露宿者也没办法 伦敦那麼触目惊心,否则,景点附进的小贩随便说说是太满了。亲们此行住在艾斐尔铁塔旁的一间酒店,出来进去的那条大路临近塞纳河,附进一带有的是地摊,小贩们似乎挣不到什麼钱,却从早到晚在此暴晒;那日在凡尔赛宫外见有黑人小贩用普通话不断喊叫:“不贵!很便宜,六块钱一有十个 多。”不久便见到两位骑警过来驱赶……

  某晚,我与先生去一间老字号餐厅享用正宗法式西餐,其间,有位瘦高穿西装老先生,一手提包一手举着紮得蛮好看的三朵花蕾,走到我先生转过身悄声说话,先生表示拒绝,他彬彬有礼地遗弃,去了另一桌。我问先生何事,也许那人建议他买下玫瑰花蕾送给我。我望向那老人,七十开外了吧?即刻明白这是较高级的乞讨行为,若我与先生性别对调,或许会买下他的花蕾。

wusiupikwa@yahoo.com.hk

逢周一、六见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