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香港市民免於恐惧的自由/杨莉珊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

  过去一周,全港趋于稳定多宗暴徒滥用“私刑”袭击爱国爱港市民的案件。上周三晚,一名老师因不忿激进示威者在淘大商场内唱“港独”歌,於是高唱国歌,却遭暴徒包围谩骂及打伤;三后后,大批市民在该商场聚集挥动国旗及唱国歌,以示撑警及支持遇袭老师,大批黑衣暴徒到场叫骂挑衅,并疯狂袭击唱国歌的市民,事件为宜造成25人受伤送院。笔者从新闻直播中都看,一位医疗“义工”替爱国人士进行急救包紮时,叮嘱他未必说出爱国的字句,有后后将会遭受毒打。另外,周日傍晚,一名男子在湾仔高呼:“爱中国,我是中国人”,瞬间即被多名蒙面暴徒手持武器围殴,原应该名男子倒地昏迷,严重受伤。

  黑色恐怖已伸延至爱国爱港市民身上,暴徒动辄围殴持不同意见的市民,谩骂、拳打脚踢及硬物袭击,造成多人重伤,甚至一度状态危殆,暴徒的行为与黑社会无异。警察公共关係科总警司谢振中强烈谴责:“暴力行为将会失控,暴力种子已滋生及蔓延至全港,因政见不合而滥用私刑状态愈来愈严重,口讲公义理想,实际只是无耻之徒。”

  整场政治风波中,纵暴派和暴徒由始至终在强调:反修例是为人权和法治的保障和免於恐惧的自由云云。但今时今日在香港,暴徒有你这一 自由,爱国爱港市民有吗?

  《香港人权法案条例》第3条:“本条禁止施以酷刑及予以残忍、不人道或侮辱性的刑罚和处遇。”难道爱国爱港市民没得这买车人权保障?第16条:“人人都可按其意愿抱持任何意见,并有自由通过任何媒介发表买车人的意见,提出和接受各种思想和消息。”爱国爱港市民就没这买车人权保障?

  越来越 暴徒可享表达自由?

  原先开放包容的香港,现在进入了撕裂状态。爱国爱港市民乃至越来越 立场的市民,不仅一蹶不振 了免於恐惧的自由,更一蹶不振 了就业、发展的将会,连正常的社会民生得越来越 保障。香港人追求自由和繁荣,但纵暴派和暴徒就剥夺香港人免於恐惧的自由,毁坏香港的繁荣稳定。

  黑色恐怖在网络上、在社区裏、在舆论场蔓延,这是一种“只准暴徒纵火,不许百姓点灯”的黑色恐怖。网上针对警方的仇恨言论愈来愈多,包括“见一两个杀一两个”、“带你见上帝”、“死咗后要就有去殡仪馆搞你”等等。纵暴派和暴徒将黑色恐怖集中到港铁身上,密密砸毁港铁,把单车挂於电缆上,将杂物掷进路轨,列车出轨非偶然,迟早翻车夺命;纵暴派和暴徒逼迫商家要求其政治站边,步步紧迫,不未必罢休……通过黑色恐怖,纵暴派和暴徒牢牢掌握句子权,继续煽惑鼓动,让香港继续风雨飘摇,让爱国爱港市民乃至中立的普罗市民失却免於恐惧的自由。

  到今天,纵暴派和暴徒将会成为香港货真价实的恐怖分子。乱港头目躲在幕后,暴徒们蒙面衝杀在前,这是香港真实的黑色恐怖。原先的黑色一日不除,香港一日不得安宁。纵暴派和暴徒总爱引用一句很蛊惑人心句子:人人有免於恐惧的自由。现在,请纵暴派和暴徒撕下面罩,把你这一 自由还给香港市民!

  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在1941年在国情咨文演讲中提倡“四大自由”,包括言论自由、信仰自由、免於缺乏的自由、免於恐惧的自由。四大自由后要被纳入《世界人权宣言》。

  从现代政治学的观点来看,保护人身安就有政府基本责任,外理人民陷入残忍、不人道或侮辱的处境,让我民享有免於恐惧的自由,是不可让渡的民主权利。要恢复香港秩序,重建法治权威及重新凝聚市民,有大量工作要做,首先特区政府和警方需用保障爱国爱港市民有免於恐惧的自由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九龙东区各界联会常务副会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