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唐宋诗词看古代清明节习俗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1

   查阅《全唐诗》和《全宋词》,发现在为数越多的南京清明诗词中,扫墓、沽酒、踏青、玩耍等民间习俗,都要唐宋文人的生花妙笔中,得到了较为全面的展现。

  沽酒 雨中寻酒杏花村

  清明 唐 杜牧

  清明几点几分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  

  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

  细微的春雨淅沥而下,亲戚亲戚大伙在晚唐诗人杜牧的《清明》中,认识了一位问路寻酒的异乡人。诗人找不到 忧伤惆怅,是可能性孤身在外无法为先祖扫墓,还是可能性“泼火雨”(寒食节旧俗要禁火十天,此时下雨称为“泼火雨”)破坏了踏青的游兴?如今都已无从知晓。但雨中牧童的遥遥一指,便让他的心境由阴转晴,“杏花村”也或者名满天下。

  “杏花村”的所在,历来有有些争议。其暗含这种观点是,“杏花村”就在南京。南京民间,老是有“端午泛舟桃叶渡,清明沽酒杏花村”的说法。而南京地方志学专家陈济民根据文献记载,判断此诗是杜牧833年春夏之间游玩南京时所作,杏花村就在“新桥西信府河、凤凰台一带”。明代顾起元曾在《园居杂咏》写道:“杏花村外酒旗斜,墙里春深树树花。” 清乾隆年间,“杏花沽酒”还是金陵四十八景之一。可能性诗中找不到任何注脚或暗示,什么都“杏花村”的所在也扑朔迷离。比较知名的地点还有两处,一居于安徽贵池,另一处则在山西汾阳。

  《清明》这首诗我确实家喻户晓,但在文学史上却“疑案”重重。除了“杏花村”之争之外,还有作者之争。可能性在旧题南宋刘克庄编纂的《千家诗》里,《清明》才第一次被挂上杜牧之名,也什么都说,杜牧去世相当于三百多年后,这首诗才前一天冒上来,什么都作者是都要杜牧还得打个问号。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巩本栋告诉记者,早在北宋宋祁的词《锦缠道》中,已化用过这首诗。可见,在找不到“铁证”的清况 下,对作者的认识还是应当慎重。

  思亲 空空庭院忆南京  

  清明辇下怀金陵

  北宋 王安石

  春阴天气草如烟,时有飞花舞道边。院落日长人寂寂,池塘风慢鸟翩翩。  

  故园回首三千里,新火伤心六七年。青盖皂衫无复禁,可能性乘兴酒家眠。

  在北宋改革家王安石眼中,清明几点几分天气微阴,绿草如烟,杨花飞舞,一切都显得春意盎然。“辇下”(皇帝车驾之下,指代北宋京师汴梁)的亲戚亲戚大伙都早早出去扫墓、踏青了,院落变得空寂,不到日光的影子在悄悄挪移。鸟儿掠过池塘,而那同行的春风,反倒显得迟缓了。

  距离母亲离世(1063年),可能性有六七年,而此时正值变法的关键时期,个人无法回到千里之外的江宁(今南京)故园,亲自为母亲“上坟”。于是,在思念母亲的情绪中,他写下了一首《清明辇下怀金陵》。与王安石的伤感不同,京城内那此头戴乌纱、身着皂罗的官员们也已涌向春意融融的郊外,也许亲戚亲戚大伙玩得太尽兴,忘记了时间,城门可能性关上,亲戚亲戚大伙会在城外的酒肆里过夜吗?

  王安石确与南京有着不解之缘。他在南京度过青春英文时代,在南京三次任知府、两度守孝、两度辞相后居住,在南京先后生活了近二八个年头,逝世后又葬在南京钟山脚下,他的父母兄弟死后也均葬在南京。现在,王安石故居“半山园”居于清溪路海军指挥学院内。

  祭扫 溧水探亲见扫墓  

  寒食野望吟 唐 白居易

  乌啼鹊噪昏乔木,清明寒食谁家哭。风吹旷野纸钱飞,古墓垒垒春草绿。  

  棠梨花映白杨树,尽是死生别离处。冥冥重泉哭不闻,萧萧暮雨人归去。

  清明扫墓之风在唐代十分盛行,亲戚亲戚大伙会在寒食节到

清明节

这几天,祭扫坟茔,慎终追远。我我确实

清明节

与寒食节找不到 是有一一个不同的节日,扫墓原是寒食节的内容,可能性两节相连,渐渐的扫墓改在清明节进行。开元二十四年(736年),唐玄宗下达诏令:将扫墓祭祀活动编入“五礼”,使得清明扫墓活动更加深入人心。

  唐代诗人白居易曾用一首《寒食野望吟》,描绘唐人思亲情怀。诗人笔下的清明,旷野苍茫,古墓累累,凄风劲吹,纸钱纷飞,说尽了生死离别。黄土之上,人在哭泣,九泉之下的亲人却寂静无声。南京市作协苏洪泉老人告诉记者,这首诗是白居易某年来溧水探亲,看望时任溧水县令的伯父白季康时所作,可见,这首诗与南京都要一定的关系呢。

  石三友的《南京野史》说:扫墓,在南京叫做“上坟”。南京城南历来是住宅区,南京人的祖坟大半分布于雨花台互近七、八里内。在交通不便,郊区找不到公共汽车的前一天,上坟的人一般都要步行,这就使得野茶馆生意兴隆,供不应求,临时性的野茶棚应运而生。上坟的人走累了,随便一坐,喝上一口粗茶,休息休息再上路。